菏泽油用牡丹到底能不能种
日期:2016-05-29 09:57 点击数:
油用牡丹近几年在各地可谓炙手可热,2015年全国生产面积已达200多万亩。油用牡丹缘何获青睐?其热潮背后存在的风险你可知否?2011年之前,油用牡丹还很少被人提及,而随着2011年国家卫生部第9号批文批准牡丹籽油为新资源食品,使之正式成为我国食用油大军中的一员之后短短4年时间,中国油用牡丹种植出现井喷式发展。资本市场也借“油用牡丹”概念推动上市热潮,除唐山市银商富贵牡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湖南富瑞牡丹开发有限公司以及陕西扶杨农业生态科技有限公司先后在上海股交所挂牌外,业内已启动挂牌上市的公司还有数家。  作为木本油料作物以及由此形成的产业链,油用牡丹可谓炙手可热,以至于一些想涉足此产业的企业不免担心:这会不会是一时炒作?其发展前景如何?各级政府为何要力推油用牡丹,各地都有哪些扶持政策?油用牡丹产业健康发展还需解决哪些问题?当前的“油用牡丹热”背后存在哪些风险?
 
 
国家指挥棒所指
  2013年11月26日,习近平主席视察菏泽油用牡丹项目的新闻是油用牡丹产业发展史上的重要事件,直到今天仍被业内人士津津乐道。实际上,在此之前,李克强总理,汪洋、回良玉副总理等多位国家领导人都曾对油用牡丹发展做出批示。  2012年国家林业局曾拨款3000万在菏泽黄罡建立第一个国家级万亩“油用牡丹种植示范基地”,财政部在涉林的“林业项目申报指南”中将油用牡丹列为“名优经济林示范项目”,要求全国范围以县为单位可申报一项油用牡丹专项财政直投资金,这是国家第一项油用牡丹专项资金,直到现在仍可申报。  2014年,油用牡丹在全国22个省、200多个县开始推广,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全国油用牡丹种植面积达100多万亩,2015年达到200多万亩。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关于加快木本油料产业发展的意见》中提到,到2020年中国木本油料作物种植面积将扩大8000万亩,扶持800个示范县,其中油用牡丹被列为继核桃、油茶后的第三大木本油料作物。国家的指挥棒为何指向了油用牡丹?  国家林业局原副局长李育材多年来一直不遗余力地推动油用牡丹产业的发展,他是站在保障我国粮油安全和生态建设的高度来考虑这一产业发展的。“我国食用油的对外依存度高达60%以上,远超国际食品安全警戒线。油用牡丹是我国的原生树种,作为一种优良的木本油料作物,将对保障我国粮油安全起到积极作用。”李育材说,牡丹籽油的成功开发,对我国食用油现状既是雪中送炭,又是锦上添花。雪中送炭是因为牡丹籽单位面积产量高、出油率高,可缓解我国粮油供应;锦上添花是指牡丹籽油营养价值高,可提高国民食用油品质。  在牡丹籽油的研发和推广上,菏泽瑞璞牡丹产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赵孝庆是一个关键人物,正是他提交的牡丹籽油被国家卫生部批准为新资源食品。赵孝庆出身牡丹世家,50多年的种植和研究经历使得他对牡丹了如指掌。  赵孝庆告诉记者,几千年来,牡丹的价值主要体现在观赏和药用两个方面,但花期短、以丹皮入药的特点使其在这两个方面的应用都存在局限性。牡丹籽油开发前,菏泽每年都会产生大量牡丹花籽,但除了栽培以外没有多大用处,曾经两毛钱一斤都没人要。书上说牡丹全身都是宝,花籽就这样扔掉太可惜了,1997年赵孝庆开始了对牡丹籽的研究,并最终从‘凤丹’和‘紫斑’两个品种发现了牡丹籽油,使中国牡丹的产业化和大发展成为可能。  目前,国家卫生部批准制作牡丹籽油的原料只有‘丹凤’、‘紫斑’两个品种。赵孝庆将油用牡丹的特点总结为“三高一低”,即高产出、高含油率、高品质和低成本。中国林科院和国家粮油中心检测结果显示,‘凤丹’籽含油22%以上,高于国产大豆17.5%的含油率,且牡丹籽油不饱和脂肪酸含量92%,人体必需脂肪酸高达70%,特别珍稀的α-亚麻酸含量达42%,同时牡丹籽油还含有众多药用牡丹有效成分,是极其珍贵的木本坚果植物油。  此外,油用牡丹是多年生灌木,一次性种植可以50年至上百年不换茬,堪称铁杆庄稼。不换茬就意味着节省人力、物力和财力,降低了生产成本。另外,油用牡丹耐干旱、瘠薄和高寒,不择土壤,适生区域广,不存在与18亿亩良田争面积的问题,可纳入国家荒山绿化、低产林改造范畴,对缓解耕地资源短缺意义深远。
 
培育良种壮苗是发展油用牡丹产业的重要基础,但由于油用牡丹研发刚起步,加之发展势头迅猛,种苗供应已成为阻碍产业发展的一大瓶颈。“油用牡丹原种是从药用牡丹转化而来,药用阶段牡丹籽是副产品,而油用阶段则应考虑多产油、产好油,其他功能如药用、观赏等均为副产品,所以高产量、高含油率、高品质、成熟期统一的品种应作为良种选育的目标。”中国农科院蔬菜花卉研究所牡丹课题负责人张秀新说。  当前参与油用牡丹良种选育的单位很多,包括北京林业大学、中科院植物所、东方园林以及菏泽瑞璞牡丹公司等,有些单位已筛选出一些适生性强、产量稳定、含油率高和抗病虫害的优良品种并推向市场,但到目前为止牡丹组培技术尚未攻克,各地油用牡丹繁殖依然采用实生苗,不仅良种扩繁速度严重受限,而且品质难以保证。  记者在北京国色牡丹科技有限公司位于延庆的基地内看到,北京林业大学教授成仿云选育的油用牡丹良种长势旺盛,饱满的种荚鼓鼓地缀满了枝头,里边的种子粒粒可数。只可惜这样的良种在这个基地里只有8株。“扩繁手段没有攻克,只能依靠采种、播种的方式滚动发展。”成仿云说,如果组培等无性繁殖问题解决不了,良种的一致性就难解决,品种不一致,产量就不一致,生产计划就难以实行。  当前,很多地方纷纷上马油用牡丹项目,但别说良种,普通种苗都供不应求,已造成一定程度上的市场混乱。据成仿云介绍,当前用于商业生产的‘紫斑’和‘凤丹’,前者原产甘肃高寒地区,抗寒性更强,适合西北栽植,但其生长速度慢,初花通常要三五年,达到盛果期要6年至8年;而‘凤丹’初花通常为3年,进入盛果期需5年时间。无论是种苗还是种子价格,‘紫斑’都比‘凤丹’贵一些,而且相对稀缺。因此,一些失德的销售商抓住客户对油用牡丹了解不深和急于种植的心理,以‘凤丹’冒充‘紫斑’,或者在‘紫斑’中掺杂‘凤丹’,扰乱了油用牡丹适应栽培的界限,为产业发展埋下隐患。  实际上,那些宣称采用良种栽培的油用牡丹基地所用良种也不过是实生苗,只能做到相对一致,相对优良。张秀新认为,仅良种培育这个环节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油用牡丹良种从研发到普及应用最少要20年。那么,在良种供应不足的情况下,油用牡丹产业如何推进,等吗?  东方园林苗木产业研究院总经理田旗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他告诉记者,东方园林正计划在油用牡丹方面发力,其洛阳基地已收集了众多油用牡丹新优品种。因为从比较效益角度看,即使没有良种,种植油用牡丹效益仍然诱人。田旗给记者算了笔细账,种植普通油用牡丹,能保证每亩地200公斤的牡丹籽产量,按每公斤16元的低价出售,亩产值约3200元,比种粮食效益高。这还不算未来在种子、水肥等方面节约的开支。如果考虑进一步深加工为牡丹籽油,则每亩产油量至少在40公斤,按400元/公斤(目前因为产量小,市价在千元以上)的价格计算,亩产值约1.6万元,效益可观。更何况,当前发展油用牡丹已受到国家相关部门重视,政策、资金倾斜都已逐步到位,在苗木产业低迷的今天,不失为产业结构调整的一剂良方。
 
产业健康发展宜引导不宜强推
 从观赏、药用到健康食用油,油用牡丹极高的经济和生态价值令人瞩目,但任何事物的发展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当前各地风起云涌的油用牡丹热潮下暗藏隐忧。如何保障这一潜力产业健康发展,确保国家扶持资金落到实处,让苗农和苗企从中获益,是各级政府在实际工作中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当前市场上牡丹籽油售价每公斤高达1600元,堪称收藏级价格。赵孝庆认为其主因是产能不足,如果产能不上去,价格下不来,即使品质再好,在保障粮油安全中的作用也会大打折扣。所以当前第一要务就是突破资源瓶颈,把种植规模提上去。  在中国,一个产业要上规模,除了龙头企业带动,能否发动农民的积极性至关重要。据业内人士介绍,在油用牡丹之前,油茶在南方推广时曾出现苗农毁苗现象,其原因虽然错综复杂,但地方政府强推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张秀新表示,从播种到获得稳定产量,‘凤丹’要6年,‘紫斑’要8年。如此长的周期农民靠什么生活?未来产出的牡丹籽是否有企业回购?价格能否保证?对于农民来讲,这些后顾之忧解决不了,即使政府补贴种苗补贴资金,农户也未必买账。  提高油用牡丹前期经济效益是现实中需要重点解决的问题。当前,各地都在积极探索科学合理的间作套种模式,如荷泽定陶县筛选出适合油用牡丹套种的11种作物,包括白术、辣椒、玄参、知母、豆角、玉米等,实现了油用牡丹和套种作物的双赢。北京市林业站则尝试在平原造林工程中套种油用牡丹,实现生态环境保护与地方经济发展相互促进的良性循环,在增加经济效益的同时提高旅游吸引力。  业内外资本的积聚也有力推动了油用牡丹产业的发展,除牡丹籽油外,人们还开发出牡丹茶、牡丹化妆品等深加工产品。在“牡丹之都”菏泽,伴随牡丹籽油,牡丹“不凋花”、牡丹茶、牡丹胶囊、牡丹化妆品、牡丹营养食品等深加工产品批量上市,牡丹产业由过去单一的观赏、药用走向深层次、多领域开发利用。虽然囿于规模这些产品价格高昂,还未达到普通大众消费水平,但至少为从业者提供了更多的选择。
 
种植油用牡丹,你想好了吗?
 牡丹全身都是宝,尤其是牡丹籽油的重要价值被卫生部认可后,油用牡丹生产才正式起步,现在说产业还为时尚早。正如前文所言,油用牡丹是铁杆庄稼,一旦种植,几十年不换茬,所以选择良种的思路不能动摇。当前,油用牡丹种苗价格在高位运行,前期介入的企业目前多以销售种苗获利来支撑发展,靠生产牡丹籽油获利目前还不现实。专家提醒,大家在种植油用牡丹之前,有几个问题一定要想清楚。  一要考虑投入产出比能否撑得住。油用牡丹是高投入、长周期的项目,前期风险务必充分考虑,三五年内只投入没产出,你的资金链能撑得住吗?一般来讲,地租每亩800元以上的地区原则上不适合大规模自有种植,因为单纯油用牡丹花色单一、花期短(只有15天左右),投入产出周期要4年,如果种植技术不过硬,周期还要长。当然,大城市近郊配合“生态农业”或“休闲景观”另当别论。  二要考察项目所在地是否有配套资源可借用。菏泽是全世界最大的牡丹种植基地,牡丹年产值不过3亿元,而洛阳牡丹仅观赏旅游一项,年产值就高达10亿元,虽然其种植面积远没有菏泽多,但有九朝古都的文化背景,有少林寺、龙门石窟等旅游资源可依托整合,由此形成洛阳牡丹独一无二的特色。你选择油用牡丹,能做出自己的特色,自己的品牌吗?没有特色,未来市场怎么办?  三要调研种植油用牡丹是否符合当地的产业方向。油用牡丹作为木本油料,涉及退耕还林、荒山绿化、水土涵养、新农业转型、林下经济、药材、林业合作社等多重政策性项目,在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扶持政策。种植油用牡丹前要了解当地的产业方向,省、市、县逐层调研,摸清各级政府的涉林涉农产业政策,让你的油用牡丹项目纳入政府规划,既能减轻资金压力,还可帮当地政府完成既定的产业发展,实现双赢。  四要确保技术到位,保障产量。发展油用牡丹的首要环节是种植管理,要确保种下的是良种壮苗,同时加强种植管理,提高苗木成活率。国家林业局牡丹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张延龙说,尽管牡丹抗性强,当花栽和当药栽的时候基本不用打药,即使得了病到秋天加强修剪就可以了,但如果作为油料作物大面积种植,就需要加强对病害的预防,否则会影响产量和品质。  五要考虑油用牡丹种下去后的变现途径。当前,很多牡丹籽油的生产还处于小作坊加工阶段,菏泽市一家万吨牡丹籽油自动化生产线由于原料不足至今未能投产,市场上牡丹籽油的品牌鱼龙混杂。一个企业如果掌握了牡丹深加工核心技术,能打造高附加值的产品,创造自己的独有品牌,那加入油用牡丹行业就有了生存、盈利和壮大的基础。